孵化创业者的创业者——汪志刚

来源:大学生创新创业实践教育中心  发布时间:2017-09-06

简介:从摩提工房到品络匠源,轻餐饮教父汪志刚瞄准前景无限的“轻餐饮”,一边孵化行业内更年轻创业者,一边再次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

从摩提工房到品络匠源,轻餐饮教父汪志刚瞄准前景无限的“轻餐饮”,一边孵化行业内更年轻创业者,一边再次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

在上海,“网红美食”一直快速迭代,眼下最热的喜茶、鲍师傅、桃园眷村、哈灵面馆等靠着单品爆款一路高歌猛进,吸引了众多关注。

而网红美食只是正在高速崛起的“轻餐饮”市场的一个切面,后者由于能快速掘金引流、便于扩张,吸引了众多投资者争相涌入。汪志刚从当年他一手孵化复制出的西树泡芙、摩提工房等一系列“轻餐饮”连锁品牌,到如今开始打造品络匠源轻餐饮品牌连锁创投孵化机构,就是看准了这一波餐饮消费升级的热潮。



  摩提:打造“轻餐饮”连锁的奇迹

 “轻餐饮”的概念,始于餐饮市场消费端近年来的变化。74%的餐饮消费产生于1828岁的年轻人,消费群体的年轻化,以及消费观念的升级,促使传统“一日三餐”外的饮食需求出现。“轻餐饮”是指非主餐时间里为满足人们休闲放松、味觉享受、体验社交等需求的食物,包括甜点、饮品等等。

贝儿多爸爸泡芙工房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轻餐饮”连锁品牌之一。早几年前,日本品牌贝儿多爸爸泡芙工房将中国业务交给国内的麦海公司作总代理。麦海接手后,尝试在上海徐家汇开了第一家加盟店,并一炮而红,贝儿多爸爸品牌迅速扩张。2012年,麦海团队和日方在经营上由于分歧,打算另起炉灶。日方撤回了麦海对贝儿多爸爸泡芙工房的代理权,而失去贝儿多这一国际品牌的麦海,这时还面临着失去原有加盟商的风险。

关键时刻麦海的A轮资本投资人找到了当时正转行在一家美国著名投资公司做投资合伙人的汪志刚,希望拥有丰富餐饮管理经验的汪志刚(他曾在麦当劳、家乐福担任高管,并且在美国及中国香港、内地餐饮业有成功的创业经验)能够接手管理公司。汪志刚回忆说:“我当时接手公司的原因有两点:一是我有多年餐饮企业创业和管理的经验,从投资人转回去做企业不用适应和熟悉;二是我非常看好新兴的‘轻餐饮’市场,麦当劳、真功夫这种‘大餐饮’有房租高、人工高、设备高,等三高问题,而甜品及小吃等轻餐饮的几个指数都很低。”

汪志刚带领他亲自组建的高管团队将麦海原有的贝儿多加盟商全部争取到了新品牌。他向加盟商承诺各种优惠条件,比如为加盟商出店面翻牌和装修费;加盟就送面团;前两家店免收加盟费等等。这些条件对个体经销商来说极具诱惑力,很快西树就拿下众多贝儿多爸爸原有门店,直接翻牌,名正言顺地进入庞大潜力的中国轻餐饮市场,并开始快速扩张,之后公司正式叫摩提工房,仍然由他亲自担任总裁兼CEO

很快,汪志刚这4年在全国开了约1000家店,而曾经的市场开创者和国际品牌贝儿多爸爸泡芙工房,门店数已是只有几十家。公司也由原来最初的仓库内的小办公室,开始了窗明几净的高大上。

 “在轻餐饮行业,所有同等客单价的产品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包括很多冰淇淋和奶茶品牌,甚至咸鲜小吃。因为对于年轻消费者来说,即使不买泡芙也会买一杯奶茶,不喝奶茶也会吃一只冰淇淋。”

这几年,每个汪志刚公司旗下轻餐饮品牌的门店,都喜欢牢牢占据地下一层地铁或者电梯出口的位置,这也是轻餐饮连锁品牌的“黄金选址定律”。但倒退四五年,商场的地下一楼基本无人问津,租金非常便宜。当时餐饮主要集中在五楼或六楼,以“大食代”为主要模式。汪志刚在研究了上海的市政规划后,预见随着地铁网络的发展,商场的地下一层将大有前景。

当年在一个品牌在基本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和商业地产谈判,能以很低的价格拿铺,合同一签好几年。如今在一线城市,地下一楼成为商业地产最贵的楼层之一。接下来,很多轻餐饮品牌会面临地下一楼的商铺租约到期、需要涨租的资金压力,汪志刚决定将一线城市的一部分商铺,转移到三、四、五线城市,那儿商业地产的发展更像是四五年前的上海,店铺租金更便宜,但市场需求不小反大,业绩表现只会更好。

摩提创办4年来,汪志刚以每年开三百多家店,几乎每天开一家店的扩张速度,如今在全国的门店数超过1000余家,并走出国门,开到了东南亚和香港。业绩也从最初麦海时的寥寥,变为行业内的传奇。

和传统的“重餐饮”相比,“轻餐饮”的食物制作过程更方便快捷,更易于研发新的特色和卖点,同时也更能跟得上消费者快速的生活节奏。比如,品牌有自己的中央工厂,同时店面实行柜台化的标准设计,这就使得它更容易被快速复制。而且单店投资相对便宜。

时下人们对餐饮的需求,从关注性价比和营养价值,慢慢转移到关注品质和体验,讲求“好玩,好吃,好体验”,看重“健康、效率、个性化”。汪志刚认为,打造单品爆款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产品思维,产品是“网红美食”的根基。但单品并不意味着单一,单品指一个品类,而不是一种产品。以烘培点心为例,内馅可以加入水果,也可以加奶酪,从而做到多样化。

首先,单店投入更小,从而大幅压缩了房租成本。北上广等城市商业地产的租金太高,很多餐饮创业者辛苦一年发现自己不过是“为房东打工”,只好退出餐饮市场。而轻餐饮店通过减小店面面积,提高面积效益,从而提高了租金的承受能力和抵抗培育期经营风险的能力。

第二,毛利率更高。由于轻餐饮产品可以更批量化地集采,因此行业平均毛利率高达60%80%。即使是毛利率较高的面包房都很难达到这个数字,传统中餐馆的毛利率则更低。

第三,现金流更好,投资回报周期更短。由于轻餐饮单品价格比餐馆菜肴低,因此更容易达成成交。

第四,企业扩张更为便捷。由于“轻餐饮”开店资金不高,对单一品类的专注使得“轻餐饮”在企业扩张和连锁方面更具优势。

第五,更受投资者的青睐。和传统“重餐饮”相比,“轻餐饮”投资更便宜,进入门槛更低,更容易进行规模化复制。这些都是投资人非常看重的地方。

品络匠源:餐饮连锁中的WeWork

汪志刚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即使在当年的世界500强担任高管时,也是他把所在的公司的国内业务,一个人从无到有地做起来并发扬光大其实也算是创业。所以,这次他又打算开始新的征程。2017年上半年,汪志刚在和一些投资人几次反复研讨后,发现原来的这条路走下去,可能会碰到业务的瓶颈和公司发展的掣肘。

汪志刚这样说的原因是他发现年轻的轻餐饮消费者更喜欢新鲜事物,对品牌不太重视。因此,一般在开店12年后,由于消费者会渐渐对品牌失去兴趣,加盟商就会找到公司总部希望能代理其他品牌。同时,哪怕一个总部有好几个轻餐饮品牌,但由于新品牌来不及试错,寻找和研发新品牌也是一件困难的事。而且,市场和消费者也等不及品牌方的研发和试错。整个市场似乎正在呼唤一个更高效的孵化平台出现,为加盟商提供更多更具发展潜力的品牌。

于是,汪志刚成功地退出了摩提工房的一线管理,随后立即创办了品络匠源这一新连锁创投孵化平台,为食品和轻快餐领域的创业者对接商业地产、供应链、资金、管理技术等资源。他希望借品络匠源这个新连锁创投孵化平台,成为创业者的老师,以及后者创业路上第一位天使投资人。

同时,品络匠源也将是众多母基金投资餐饮的最适合及高效的风控屏障和孵化做大的加速器。

为此,他在上海一商业中心区拿下1000多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其中,500平方米将用于平台自有人才的办公,如财务部、市场部等等;另外500平方米被等分为1050平方米的办公区域,给10个待孵化品牌。

品络匠源想做自带资金、资源、管理、经验的餐饮连锁中的WeWork(联合办公),将大学生创业者、轻餐饮创业者纳入平台,提供资金和服务,打造更多都市连锁品牌,并连接起创业者和加盟商。汪志刚希望平台能介入从投资、开店、帮助运营提升、门店增加、形成品牌这一条完整的轻餐饮连锁产业链。所有被投被孵化的品牌创始人,都将得到品络匠源来自世界500强的高管团队的业务支持,都将有品牌创始人间即时的沟通和业务探讨,都将得到汪志刚每日每时每刻的指导和资源输出。

品络匠源的创办,汪志刚组建了一个几十人左右的团队,高管成员多是他在那么多年的餐饮行业共事过的老部下。他和团队在全国各地寻找有潜力的投资项目。在陆续看过100个项目后,汪志刚团队初步选中20个可投项目继续分析最后,他们选出了810个项目,作为品络匠源的第一轮创投孵化品牌。

一次,汪志刚在给几十个大学院校做客座教授演讲时发现,这些全日制大专院校开设了专门对口餐饮和零售业的课程,为行业内的大型连锁企业输出人力。比如,为星巴克输送值班经理,给永辉超市输送领班。他于是算了一笔帐:大学刚毕业,在一线城市拿人均6000元,顶不住生活压力往老家撤的这帮学生,往往回去后就是父母给找个稳定差事、资助20万元买辆车,从此过上上班网购、下班打游戏的生活。而有了这20万元,年轻人完全可以在任何城市开家店,成为品络匠源孵化品牌的加盟商。这将是一个鼓励大学生创新创业的双创项目,政府和学校一定会大开绿灯,用各种优惠政策支持。而对于开店资金不够的人群,品络匠源也会开展资金借贷业务。

为了同时给轻餐饮市场的供给端(品牌创业者)和需求端(加盟创业者、加盟商)提供“行业内最专业的培训”,汪志刚下一步的计划是推出“餐饮商学院”项目。而大学生创业比赛、创业真人秀电视节目等更多后续计划,也会相继开展。

汪志刚给自己制定了明确的一年、三年和五年目标。

一年内,孵化1020个品牌,“帮助有品牌的人开一家品牌连锁店,帮助想从事餐饮业的人早日创业。”三年做出50个品牌,开出3000家店,然后公司IPO上市。

十年计划呢?“这个我早几年就想过,十年后,我要成为一个全职天使投资人,从管理上退下来,给其他人机会;还有,我希望像现在一样继续去全国各大院校教书,分享我的创业经验,尤其是失败的经验,希望学生们能够从中有所收获。 我当年在创业的路上很辛苦其实很想找个导师帮助,现在我就想倾我所能的帮助这些年轻创业者。”